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骗局曝光 > 为什么健康猫给补贴会涉嫌集资诈骗,滴滴给司机补贴却没事?

为什么健康猫给补贴会涉嫌集资诈骗,滴滴给司机补贴却没事?

时间:2018-10-16 06:21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广强律师事务所非法集资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 曾杰

导语:

同样是给补贴,为什么健康猫就会涉嫌集资诈骗犯罪,而滴滴却正常的发展壮大了?关键问题在哪里?对互联网企业有哪些启示?

正文:

笔者(广强曾杰)此前就撰文分析过,在近期的非法集资类案件中,在模式上最有特点的,恐怕就是健康猫案。

健康猫本身是一款健身类私教&学院对接平台,本身是一款健身类私教&学院对接平台,“健康猫”于2015年3月上线,对外宣传是以支持退役运动员和高校体育毕业生创新创业。体育专业的大学生和老师凭借相关体育类证书可以在上面开课,称为私教用户,普通用户可以通过健康猫平台购买私教的课程。健康猫平台为了吸引更多的健身私教入驻,就对私教每一单成交给予相关的补贴,额度大概是5%-10%左右。也就是说,私教们除了可以拿到学员上交的课时费之外,还能额外获得平台的授课补贴。

中国互联网的公理是什么?有补贴就会有刷单

如何刷单,无非就是私教注册各种小号,假装成用户,自己出钱在健康猫平台购买自己的课程,以获取健康猫提供的补贴,实际上是否上课,平台根本无法管控。比如以10%的补贴率为例,某些私教投入100万元购买自己的课程,结算时,就可以在健康猫平台共领到110万的课时费+补贴。

大量的私教逐渐发现,在健康猫平台上刷单又是特别容易,因此很多私教就开始大量刷单,刷单的金额达到了百万,以获取高额的补贴。“几乎每个私教都会注册上百个号来刷单”。

同时私教身份本身,也是可以通过各种网络渠道购买的方式获得,即便没有任何体育资质,也可以轻松获得私教开课的资质。(本文是作者曾杰针对相关事实进行的法律分析,以求对司法实践作出有益的贡献。未经作者本人曾杰许可,严禁转载,欢迎点赞,留言,私信。欢迎订阅本人金融犯罪案件辩护研究专栏。)

而刷单的这种模式,其实和早期滴滴补贴司机的套路基本一样,都是司机自己购买自己的服务,制造交易假象,实际上是为了骗取平台给予的交易补贴。

刷单为何会涉嫌非法集资问题?

非法集资犯罪即包括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也包括集资诈骗罪,其要求有四个基本条件,不具有合法资格,面向公众公开宣传,面向不特定公众集资,承诺保本付息集资。(集资诈骗罪还要求有非法占有目的和使用欺骗手段集资)

私教刷单,平台补贴的模式,在正常的商业模式中,平台会出台各种措施防止刷单,因为平台的目的是获客和提高市场占有率,而不是鼓励刷单,但是如果对于大量刷单行为不加以制止,那么支付补贴的行为,就会和非法集资犯罪中承诺保本付息的要求类似。

补贴、烧钱、刷单,中国互联网火热发展的部分缩影

而众所周知,滴滴、美团等互联网企业,在开拓自己的业务时,也会通过给司机、商户送补贴等方式提高其APP的装机量和使用量。

2015年,当滴滴、优步、易到等竞争激烈之时,易到创始人周航就透露,“2015年整个专车出行市场就花掉了200多亿。优步CEO曾夸张的表示:“我们已经在全球数百座城市实现盈利,但优步在中国的每单都亏损,在中国一年的亏损额达到10亿美元。”其亏损的主因之一,就是中国的竞争对手们烧钱补贴司机和用户。

可以想见,以滴滴、优步当年的烧钱补贴规模,绝对是远远大于现在健康猫,其补贴的司机惠及全国各地,社会性影响巨大,为何其没有被指控非法集资问题?为何健康猫却被指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问题?(本文是作者曾杰针对相关事实进行的法律分析,以求对司法实践作出有益的贡献。未经作者本人曾杰许可,严禁转载,欢迎点赞,留言,私信。欢迎订阅本人金融犯罪案件辩护研究专栏。)

关键问题的在于刷单和平台对刷单的态度上:主观故意是定性的关键

健康猫之所以会被警方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之后以集资诈骗罪批准逮捕,关键问题在于,警方认定其在主观上具有面向公司集资的主观故意,或者明知自己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却不采取措施加以阻止。当然,这些问题最终还要法院的最终认定,未经法院认定,任何人不得被认定有罪。

在当年打车软件补贴时代,的确也有大量司机刷单骗取补贴,但是这种刷单模式,始终处于一种被滴滴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封杀和打击的态势,比如在2018年5月底,滴滴出行广东分公司向顺德区检察院报称,4月中旬在滴滴公司系统自查中发现,佛山地区出现大量天价订单,这些拼车订单的实际车费与预估一口价相差很大。经调查,有部分司机使用作弊软件模拟行驶轨迹增加公里数、原地等待增加服务时长等虚拟方式增加车费,向平台骗取巨额车费,涉嫌诈骗罪,此前北京市海淀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了全国首例通过“滴滴打车”软件进行刷单套现案件的嫌疑人——常某。

而今年美团在上海地区的大力推广和补贴,除了烧钱,幕后的重要的工作就是打击刷单。

但是如果平台对于刷单不加以阻止,反而在明知情况下默认,甚至继续给予高额补贴,导致大量的刷单金额涌入平台,形成资金池,就可能被认定为具有非法集资的故意。

客观上,是通过烧钱补贴还是拆东墙补西墙补贴,也会决定案件的性质

补贴款的来源是借新还旧还是通过烧自己钱?

而对于健康猫案而言,其作为中介平台,本身盈利方式就是应该从课时费中抽取,但是其还提供高额的补贴给司机,那其补贴从哪里来?警方会仔细搜集其所有的资金数据,如果能认定其补贴就是来自私教自身的刷单款,也就可能涉嫌通过“借新还旧”“拆东墙补西墙”的话,警方就会认定其本身不具有还款能力,而是通过类似庞氏骗局模式维持补贴模式,平台的主营业务因而发生变异,从健身私教中介变身为投资返息的理财平台。

而滴滴等则不同,第一,滴滴优步本身在补贴大战中,投入了自身巨量的资金用于补贴乘客和司机。并没有迹象显示其使用司机的刷单款补贴司机和乘客;第二,滴滴等约车软件虽然存在不少刷单现象,但是整体的比例并不算高,这是因为首先打的软件本身有相对门槛较高的刷单造假模式,通过GPS、订单核对等方式防止刷单,每单的单价并不会太高,同时还需要付出时间、油费等成本,从收益上来讲,司机更愿意接真实订单,即赚取运客费、又赚取补贴费。同时滴滴还会采用各种防刷单机制,保证补贴大战的本质是烧钱,而非是为了获取资金流(集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