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反骗讯息 > 抢拆、强拆、带话威胁、二度强拆! !

抢拆、强拆、带话威胁、二度强拆! !

时间:2019-04-10 13:26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抢拆、强拆、带话威胁、二度强拆!
  南昌市市长信箱转呈市长勋鉴:
  一、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七条:任何组织和个人对违反本条例规定的行为,都有权向有关人民政府、房屋征收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举报。
  二、2019年3月29日上午,东湖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事处副主任罗国平和承包拆迁的民工老板(据说是南昌县蒋巷人)进入我家两间房内,专程现场查看卧室后窗遭强拆之破坏情况及窗外堆埋情况,罗国平与我讨价还价一番后,放出狠话:“村里最多给你一万元赔偿,等法院判你还得不到这么多钱,村里有很多流氓,你若不答应,村里会叫一伙流氓打你一顿,到时候你都不知道是谁打的!”民工老板在一旁复述了这句狠话。我最后要求赔偿二万八,罗国平气冲冲地走了。我当时很淡定,其实心里害怕极了:我乃凡胎肉体,一顿围殴,说不定小命就没了,谁能救救我?
  三、我现同意一万元赔偿费,如有附加条件,视情况适当增加。
  四、2019年3月31日,有人组织三台挖掘机(换上钻头)对我家对面的1栋6层楼进行了冒雨抢拆。(备注:这栋楼的背后正在进行地铁施工,其已征用干休所、糖果厂等大片土地,完全能够满足地铁工程之需要,不需要捎带扩大征收范围。)
  同日,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指派二个民工对我家后窗进行了二度强拆:清除了堆埋后窗的拆迁垃圾,彻底将后窗卸了下来,我发现时赶紧制止他们继续工作,其一报给我二组组长胡玮娜的手机号码,我打过去,她说她不在附近,明日来看,她请示书记后,打电话命令二个民工停工回家,二个民工说自己是南昌县蒋巷人。
  五、2019年2月26日,市长信箱受理编号为36002019022608020942714、标题为《南昌市东湖区旧改指的答复难掩其违法性!》的信访件,当日转送区信访局再转送区房管局,区房管局28日向“江西信访信息系统”上传《不予受理告知书》,其中写“您提出的信访事项正在办理中。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您在规定期限内再次提出的同一信访事项,不予重复受理。”备注:纯粹胡诌,哪有“同一信访事项”?!
  六、《南昌市东湖区旧改指的答复难掩其违法性!》中写:
  我在网上搜索到了《南昌临江商务区被指4年未动工》,该文来源于江西晨报,发表时间为20160527,据该文描述,南昌临江商务区项目胎死腹中已经7年了。在地图上我看到,南昌临江商务区打了阴影,面积很小,只有市面卖出豆腐块的十分之一大,精确地址在高新大道1158号,属于青山湖区管辖,距离东湖区下沙沟路起码有八十里,2015年东湖区咋又冒出一个“2015年东湖区临江商务区拆迁项目”
  假如南昌市东湖区政府能够提供《南昌市贯彻国务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若干意见》(洪府发[2011]16号)第四条所罗列的事项(发展改革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批准或者核准文件,城乡规划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用地符合城市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国土资源部门出具的拟征收范围内土地用途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要求的证明,以及房屋征收补偿初步方案、征收补偿费用足额到位证明、建设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和征收项目是否符合公共利益需要等相关材料,其中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还应报维稳部门备案。)我就承认《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书》(东征字【2015】第6号)的合法性。
  七、有关本案,人民日报等媒体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内发表了我写作的一百多篇文章。
  黄剑平、13207098682、hao13027241181@163.com、2019年4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