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其他骗局 > 北京圆融通多款资管产品逾期 融资过程疑点重重北京圆融通多款资管产品逾期 融资过程疑点重重

北京圆融通多款资管产品逾期 融资过程疑点重重北京圆融通多款资管产品逾期 融资过程疑点重重

时间:2018-04-28 18:20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北京圆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圆融通资管公司”)发行的多款产品均存在逾期。其中圆融通斯太尔1号私募基金(以下简称“圆融通斯太尔1号”)和圆融通阳光1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圆融通阳光1号”)已经逾期。

  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北京圆融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圆融通资管公司”)发行的多款产品均存在逾期。其中圆融通斯太尔1号私募基金(以下简称“圆融通斯太尔1号”)和圆融通阳光1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圆融通阳光1号”)已经逾期。据悉,由圆融通资管公司作为融资主体的其他几个信托计划也出现了延期兑付的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多方证据显示,圆融通资管公司在发行圆融通阳光1号过程中,信息披露瑕疵颇多。

  尽调报告信息不实

  圆融通资管公司作为圆融通阳光1号的管理人,于2016年6月28日发起设立,产品期限两年,每年年末付息,但在 2017年12月31日应付年度利息日,融资方北京中加阳光能源技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加阳光公司”)逾期未支付利息。

  该产品的55位个人投资者代表孙一(化名)对记者表示,产品正式到期日是2018年6月22日,按理2016年12月31日和2017年12月31日这两个时间要付息,第一次2016年12月31日已经付息,2017年12月31日应付利息1341.76万元,但实际拖到2018年1月15日支付了300万元利息之后,3月又付了400万元利息,2017年的利息仍欠641.76万元没有支付。

  记者通过核实产品尽调报告中的房地产抵押价值评估报告和项目中实际两处房屋抵押物的抵押权证情况,发现尽调报告中关于项目抵押物的抵押信息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

  尽调报告中关于其中一处抵押物抵押价值这样写道,“估值对象存在抵押物估价他项权利,设定日期为2014年12月1日,权利人为刘涛,权利价值为3500万元,即估值对象抵押价值等于市场价值扣除法定优先受偿款后约为9500万元”。

  但通过从房地局查询到的昌平区房产抵押物(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吉晟别墅39号楼)他项权利信息显示,尽调报告中提到的刘涛,早在昌平区房产抵押物做抵押权二抵登记前就已经解押了,真正的一抵应该是叫曹庆州的自然人,抵押了5500万元。而圆融通阳光1号的投资人是二抵,根据法定优先受偿权,实际能给到投资人的抵押物价值只有6000万元,而非尽调报告中写到的9500万元。

  抵押物的实际可抵押价值为何会出错?仅仅是尽调不充分还是管理人故意对投资者隐瞒事实?某做地产业务的资管公司副总裁告诉记者,一般项目管理人在尽调期间,就应该对抵押物的他项权利情况做详细的了解。“房屋办理抵押权登记的时候,在房地局就能查到抵押物目前的抵押情况,管理人不太可能不清楚,更别说完全搞错了,这个项目中管理人故意对投资者隐瞒了抵押物的实际抵押情况的嫌疑比较大。”

  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律师认为,尽调报告与实际情况不符有可能是因为管理人未尽到审慎调查的义务,也可能是没有如实披露。但如果是尽调后没有如实披露,导致投资者不了解真实情况的,该行为确有存在欺骗投资者的嫌疑。

  除了抵押物抵押价值不符之外,投资者对抵押物登记抵押权的时间也颇有异议。孙一告诉记者,圆融通阳光1号资产管理计划分4期发行,发行一二期时,他在2016年5月12日就与圆融通资管公司签了合同,而昌平区的抵押物抵押权是在2016年8月19日才补办的。

  “并且圆融通资管公司后续在没有做广渠门房产(北京市广渠门外大街9号院3号楼)抵押权证登记的情况下,又筹集了三四期资金,约4620万元,并由受托人山西信托将三期资金2210万元在2016年9月14日放出,四期资金2410万元在2016年10月28日放出。”孙一说道。

  王怀涛认为,根据《物权法》规定,当事人之间签订抵押权合同,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抵押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但不具有对抗第三人的效力。如有其他抵押权人对抵押物先登记的,在债务受偿时未登记的抵押权人将落后于在先登记的抵押权人,存在不能完全受偿甚至完全不能受偿的风险,很大程度上丧失了抵押的意义。“圆融通资管公司没有办理抵押登记即发行产品的行为,毫无疑问未尽到管理人勤勉尽责的义务,存在失职。”

  据悉,直至产品出现实质性逾期,作为管理人的圆融通资管公司也没有对广渠门房屋抵押物补办抵押权登记,导致投资人现在无法对该处抵押物进行处置。而融资方中加阳光公司法人郑清,以“广渠门房产所有人已更换,现在在做一抵工作,但房产证在一抵手中,一抵不提供房本,协商很困难”为由,迟迟没有对广渠门房产补充抵押。

  在抵押物没有办理抵押权登记的情况下,管理人圆融通资管公司就对投资人发行产品,委托山西信托进行了放款操作。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广渠门房屋抵押物的抵押权是放在圆融通资管公司法人及总经理王旭峰名下,产品出现逾期未兑付问题之后,投资者无权直接对抵押物进行处置,而作为产品的管理人同时是抵押物的抵押权人,王旭峰并没有应投资者的要求对抵押物进行处置,以此尽可能地挽回投资者的损失。

  王怀涛认为,一般来说,抵押权人要与抵押合同保持一致,该项目这样安排也将管理人的权利转移到了个人身上,个人会离职、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也意味着将投资者的权利置于极大不确定状态之中,属于风控合规的重大瑕疵,也是管理人失职、不重视风控管理的表现。

  截至发稿,王旭峰本人并没有回复记者的采访函。

  关联方合谋?

  值得注意的是,圆融通阳光1号的融资方中加阳光公司,担保方是博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华资管公司”)、抵押方公司为北京市玉龙吉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方公司的法人均为郑清。

  而圆融通资管公司与圆融通阳光1号产品融资方中加阳光公司的关系也显得颇为密切。其官网显示,中加阳光公司和北京市新兴房地产开发总局(以下简称“新兴房产开发总局”)这两家公司是圆融通资管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利用各自优势和特点,合作共赢。而中加阳光公司是新兴房产开发总局的全资子公司,新兴房产开发总局是北京市国资委直属企业。中加阳光公司注册资金3亿元,是一家国有控股的投资公司,主要对外投资有煤矿、高速公路、铁路项目。

  记者发现,圆融通资管公司法人王旭峰与郑清控制下的其他公司也有合作。天眼查显示,王旭峰与博华资管公司一起合作投资了宜昌市西陵区圆融通农业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此外,王旭峰控股的深圳前海中源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博华资管公司还共同投资了上海应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巧合的是,上海应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就是圆融通阳光1号产品的总包销方,这次产品中1亿元的融资款就是这家公司筹集的。

相关资讯